一条失踪的咸鱼 (๑`・ᴗ・´๑)
缘分到了,总能在评论里看见我的。

© lazy wind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快新】代码1412(短篇/BE 待修)

就是个半成品,一箩筐脑洞里漏出来的一个,质量好像还不太过关【喂】。

快斗单视角,未来科技背景,角色死亡梗,总结来说就是不怎么美味,等有空了应该会进行整改和补充,目前的内容还不太够,有些前后断层。

万圣节快乐,稍微削减了点废话,不知道是不是好一些?    XD    



“控制中心呼叫怪盗基德,呼叫1412,控制中心呼叫怪盗基德,听到请回话。”

“怪盗基德呼叫控制中心,任务代号1412,已完成任务。”

“收到,怪盗基德请返航,1号基地将于十分钟后开启。”

 

细微的音节自喉间逸出的刹那,黑羽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彻底无视了通讯对面毫无感情波动的冰冷女声,他全无负罪感地走着神。

 

“啊——又失败了。”

 

只是稍微分心听了点旁人的对白,精心研究了数天的游戏就残忍地宣告失败,黑羽抓着本就凌乱的头发,头深深地埋进腿间,有点欲哭无泪。“旁人”却是大大咧咧地凑过来,瞄了眼屏幕,就毫不掩饰地大笑了起来。

 

“你这是第几次了?赶紧二周目吧黑羽。噢不对,你还没通关,嗯——”

 

有你这样的损友吗?

 

黑羽抬头给了服部个凛冽的眼神,正欲嘲讽两句,却突然听到工藤清冷的嗓音从后面传过来。屋外嘶哑的蝉鸣仿佛都顿了顿,他双手撑着沙发朝后仰去,就看到未来搭档的指尖轻点着纸上潦草的字迹,笑着说不如就把代号定为1412。

 

而那个无论何时精神都好得不得了的剑道狂人就大摇大摆地坐在一边,捡起手柄直接打起了游戏,还不忘顺便显示下存在感。

 

“1412,该不会是指之后只能完成1412个任务吧。”

 

嘛,其实第1412号任务也不过如此,果然不能相信那个黑炭说的话啊。

 

“收到,怪盗基德将于十分钟后到达1号基地。”

将一心两用的本领发挥到极致,黑羽嘴角带着愉快的笑,驾驶着K-11掠过目前被敌方占领的峡谷,故意压低了飞行高度,堪堪擦过地面的时候顺手来了一发镭射导弹。

 

在另一个星球上的战斗正激烈,敌人完全无从顾及这边,正是袭击的好机会。

 

地面升腾起璀璨的蘑菇云,战斗机沿着预期的路线螺旋上升,机翼翻转着拉出漂亮的弧线,最盛大的焰火于天穹华丽绽放。

 

这就是怪盗基德,无数驾驶员的偶像,胆大无畏而又华丽无比,出鞘的刹那锋芒如剑,每每游走在危险边缘,贯彻他优雅至极的暴力美学。

 

表演却倏地被打断。

 

“发现紧急情况,请迅速返航,发现紧急情况,请迅速返航。”

 

预警音响起前黑羽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天际隐约有光点围过来,他发射了三枚锁定导弹,沿着螺旋轨迹下降试图绕开,在对方不惜代价的进攻下却是避无可避。尾翼被轰击至残破,已经彻底失去了作用,飞行器壮烈燃烧起来,随着黑烟坠落的是失衡的心跳。

 

可恶,要不是人手不足导致他只能单独作战,再加上驾驶惯了星舰,对老式战斗机有点不熟悉,这种低劣的战术怎么可能得逞?

 

被迫降落在森林,清楚被找到只不过是时间问题,黑羽迅速闪入了树丛中,他超越常人的速度被发挥到极致,奔跑的脚步却在猛兽前猛地刹住。

 

“喂喂,暴龙?有没有上限啊?”

 

尽管这样说着,黑羽却是伸出了手,顺手带出来的长剑缓缓出鞘,他舔了舔嘴唇,眼底是与平静表象全然不符的,嗜血的冷。

 

巨兽轰然倒地的刹那通讯器突然亮起,如同赋予胜者的掌声,黑羽一愣,眼神霎时恢复回平素的明亮,随手从口袋里摸出通讯,他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控制中心呼叫怪盗基德,呼叫1412,控制中心呼叫怪盗基德,听到请回话。”

 

“……队长?”

 

熟悉的声音渗进鼓膜,平缓而富有某种独特的节奏,黑羽甩掉手上深灰色的冰凉织物,镇定自若地作出答复,唇畔一丝浅淡的笑,纵使危险在视线边缘崩溃也未能撼动分毫。

 

“不,没什么,遇上了点小麻烦,要稍微迟些回去,让服部来支援就可以了。”

 

挂断通讯扣在手心,他小心翼翼地在灌木间游走,视线尽头却隐隐浮现出个轮廓。随着机甲的逐渐推进,锋利的边沿渗出充满压迫的美感,尖锐得几乎要刺痛双眼,他掌心里的亮色缓缓暗下去,在能压倒所有的绝对力量面前,人类的力量渺小得几近忽略不计。

 

“D-27,啧,还真看得起我。”

 

在灌木丛里不断变换着藏身的地方,稍显狼狈地躲避着对方又一阵的扫射,通讯器早已被他弄丢,过长的芒草撩拨着他的脸,带起微痒的刺痛感,那一刻他突然想起曾经在队伍的天台上,还不是正式队员的自己随意地玩着扑克,而工藤就站在自己身旁,翻着他最爱的推理小说。

 

城市的天空从来都黯淡而混沌,故事的镜头从开始就落满了灰尘,但是他笑得那样好看,缓慢地溶解进那天拂过脸颊的风里,掠过指尖。

 

“别开玩笑了,在那完成以前,我怎么可能……”

将早已脆弱不堪的长刃丢掉,黑羽右手抚上腰间隐蔽处藏着的电磁枪,一贯明亮的眼中涌动着凛冽的光。

 

瞄准满弹药发射后一瞬间的松懈,黑羽倏地从草丛里跳出,电磁弹倾泻而出,流淌的灰蓝刺进金属里,像是肆意涌动的光。趁着机器暂时的停顿,他迅速沿着计算好的道路离开,不过两秒,所经之处无数镭射光纷纷坠落,如同蜘蛛闪光的网,在前路上织出银色的拒绝。

 

终于有激光撞进他的骨血,跪倒在浸满银光的草丛里,他朝后射出最后一枚电磁弹,月光漫过他的脸,像是场无尽的道别。

 

黑羽突然想起十七岁漫长的隧道,紧急撤离的提示音在头顶轰鸣,他加速奔跑着穿过链接舱,巨大的透明落地窗外,是急剧爆裂开的星体,幽蓝色的微粒在无疆的宇宙里纷飞,仿佛流水涌向海洋,波涛淋漓间溅起细碎的光,而对方就站在他视线的边缘。

 

又或许是十九岁的焰火,无数闪着光的火焰擦肩坠落,他独自站在镜桥的这端,仰脸看流星如箭划破模糊的苍穹,余光却瞥见有人缓慢地走上桥,远古冰川般纯粹的海溟色撞进他的视线,突然间仿佛有雪纷乱飘散,深蓝如叹息落进眼底。

 

还有二十岁的生日,二十一岁的道别与重逢,二十三岁的深夜突袭和彼此扶持,刚刚共同度过的新年,他曾无数次幻想过的“你我共在的未来”。

 

有人说他们这代是分裂的一代,飞溅的火光贴近死亡的战斗,活着的每分每秒都浸透血泪,未知的危险压迫下,所有的思念和执着都倒流回了脑海,表面上看起来冷静到漠然,心底却滚烫着沸腾的渴望。

 

他仍记得出发前最后的道别,彼此的心跳声贴合如同共鸣,他的唇堪堪擦过对方耳廓,像是个不易察觉的吻。

 

像是草籽落入泥土,安静蜿蜒着的时光里,某种隐秘的心情肆意生长,比日暮的海和苍穹更悠远,比坠落的星辰更坚决,疯狂而温柔,仿佛一切本该如此。只要看着那双苍蓝的眼睛,他总是险些抑制不住血液里沸腾的冲动,就要冲上前紧紧抱住他。

 

他不知道身体为什么颤栗,不知道心跳为什么剧烈,不知道指尖为什么发烫,如果过去的时光都不是幻想,那么他不知道这一切为什么如此匆忙,他分明还记得每次他握过他手的感触,记得出战前的宣誓和胜利后的击掌,记得反复模拟研究技巧的黎明,记得修改稿纸校正数据的夜晚,也记得用力的拥抱和类似接吻的呼吸,这所有的浩瀚和温柔却短暂得仅仅一个眨眼就将终结。

 

有枪声自不远处响起,心知自己已经暴露,黑羽试图起身离开,没几步就一下子跌倒,直接跪趴在了地上。迫于无奈,他只得单手撑着地,大口喘着气,以一种无比狼狈的姿态半跪在地上。

 

胸膛剧烈起伏着,他从不离身的通讯器从紧贴胸口的衣袋里摔落出来,砸在地上的瞬间,屏幕玩笑地般亮起,响起的却不是已经听惯了的冰冷提示音。

 

那是他的私人通讯,将近十年前的东西,早就淘汰了的旧社会产物,却从来都被随身携带着,从无例外。

而此刻,屏幕上闪烁着的,是这些年来从未亮起的姓名。

 

黑白琴键轻盈的声响回旋在天穹之下,舒缓悠扬的旋律穿透空气直达脑海深处,黑羽罕见地愣了神,鼓膜震颤着带起庞大无着的心动,烙印在记忆深处的曲调应和着跳跃的节奏,他突然就有些恍惚。

 

他现在在哪里?是在与敌人战斗还是玩扑克牌?他不知道。冰镇汽水的甜味在唇齿间弥漫开来,灵魂游弋着远离了所有。

 

他依稀看见昏黄的暮色,灰原站在玻璃柜前虚点着药品,兰的指尖在琴键上游移着弹奏一首小夜曲,青子撑着窗台,长发被风拉出漂亮的弧线,服部翻阅着最新的推理杂志,眼底有耀眼的光流转,淡金的夕阳从他身后敞开的窗户里照射进来,如水的余晖里,白马端起杯子,优雅地朝自己示意,在视线尽头,工藤倚靠着墙壁,唇边的微笑淡然仿佛即将消融于风。

 

对方总是这样站在他视线的终点,微笑着,像是既定的抵达,又像是永恒的梦境。

 

他伸出手去,手指轻颤着覆上摔落的通讯器,仿佛想要触及那些鲜明的过往,可是到最后翻涌着穿过指尖的,只有匆匆而过的风。

 

对方的脚步声停在跟前,黑羽的手不着痕迹地微微颤抖着,却是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接通。

 

能听到手臂抬起划破空气的细响,伴随而来的是模式切换的咔哒声,深墨色的枪口精准地指向自己,浅蓝色的线条攀爬上枪身如藤蔓缠绕,破灭的光芒在顶端收拢成一束,能够消解所有的力量逐渐凝聚。

 

“工藤新一呼叫黑羽快斗,听到请回话。”

 

耳膜鼓噪着,熟悉的对白越过震荡着的电波,抵达心底的瞬间,场景倏地闪回。过往在时间的慢车道里悠然穿行,即将阖上的明亮天青里,凝滞着终将被遗忘的记忆。

 

搭档十年,1412次任务,多谢了,新一。

 

晨曦般刺眼的光清晰地倒映在眼中,他没有尝试着逃开,只是将通讯器凑到了唇边。

 

“抱歉啊队长,我要稍微迟些再回去。”

将那清冽沉静的嗓音完整地纳入胸腔,感觉到血液里共振着的是彼此的心跳,他嘴角弯起明亮的笑容,天青色的眼瞳里旋转着温柔而清澈的光。

 

“我们下周目再见了。”

 

那束极致耀眼的光覆灭视线的刹那,他的唇上传来屏幕的冰凉触感。

 

【The end】

评论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