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失踪的咸鱼 (๑`・ᴗ・´๑)
缘分到了,总能在评论里看见我的。

© lazy wind
Powered by LOFTER

【半原创/快新相关】文风问卷

动笔写快新的第三年即将开始,作为个纪念日,今年没有文能够献上,就来做份文风问卷,细数这段时间来的旅程吧。截取的段落都很拖沓,而且发表时间没有掐好,请不要介怀。XD

 

1、挑一对写过的本命或者墙头CP来做这个问卷吧。

特意选在今天发,当然是快新无误。

 

2、你在这个圈子发文用的ID是?

皎颜夜枫。

 

3、回忆一下自己写过的所有关于这个CP的同人,分别总结一下你喜欢用来描述CP二人的词语?

快斗是阳光和天空,新一的话就是星云和海洋啦。XD

 

4、写过的文中,你认为最能体现自己CP观的一句话是?

……请问什么是CP观?要怎么体现呢?

 

5、贴出写得非常顺畅又满意的一段。

 

隔着亿万尘埃的距离,他就那样凝视着工藤海蓝色如同宝石的眼瞳,不置一词。风拂动两人的发,拂动加速的心跳,风里漂浮着若有若无的木槿花香,能感觉到对面人浅浅的鼻息。心脏跳得几乎要蹦出来,心情却是意外地平静。追寻着对方的眼,捕捉着空气中些微的气息,随着每一次呼吸而心动。

 

谁在拉着小提琴,琴声悠悠,乐声跳跃着,仿佛日光滑过少年如画的眉眼,灵动透亮,直探进人心里去。广场上飞起一大群白鸽,彼此之间只是这样静静望着,却仿佛已经这样遥望了数千光年,那么久。

 

一切都是这般静谧这般美好,就连逐渐蔓延开的夜色都如此恰到好处。

 

6、贴出反反复复修改很久才满意的一段。

 

风嘲笑般滑过怪盗的脸,计时器滴滴的声音在身后追随如可怖的妖魔,他的呼吸被时光压缩,脚步重重落下而又再次抬起,好似鼓点踩着拍子,却又仿佛想要挣脱那节奏。

 

“滴滴——”

 

倒计时两秒钟,距离门扉只剩不到五米。

 

“抱紧我!”

 

急促的滴声在寂静的通道里喧哗,像是昭示着已注定好的命运,怪盗却是前所未有地清醒,体内每个细胞都在鼓噪着,仿佛一生就只为了这刻。

 

竭尽全力往下蹬踏,跳起,跃入头顶太阳般的光晕里,怪盗望向前路的目光竟是那样地不顾一切。

 

大幕拉上,世纪末的火光映红遥远的天际,一切喧嚣在这里静止,月光下的魔术师反手拥紧平成的福尔摩斯,以无数坠落的星光为背景,写下生命中最为辉煌璀璨的一章。

 

呐,名侦探,其实命运并不是最大的不可抗力。

我遇见你,才是唯一的无可逆转。

 

7、贴出你认为角色性格写得比较贴近原著的一段。

 

“束手就擒吧,怪盗基德。”

在距离对方只剩几步的地方停住脚步,名侦探嘴角挂着自信的笑,纯粹如旋转星云的眼中,流转着的是骄傲的光。

 

那或许是两人间最近的距离,就在博物馆旁大楼的楼顶,工藤终于截住那位著名的怪盗先生,对方却是毫不留恋地将手中无价的珍贵宝石扔回,扬起手臂的姿态仿佛要拥抱天穹。

 

“你似乎很想抓住我的样子啊,但很不幸,我可是一点都不想呢。”比了个安静的手势,怪盗制止住了想要说些什么的侦探,“不过没关系,我最近想到了个好方法来解决矛盾。你要与某个组织一决胜负吧,恰巧,我也有个必须面对的敌人。”

 

“所以,我们来赌一把吧,名侦探。就赌我和你,谁能够从自己的那场战斗里存活,如果你赢了,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他刻意压低了声线,稍显沙哑的清泠嗓音,缓缓道来,仿佛无法抵抗的诱惑。

 

“哈啊?你是笨蛋吗?如果你输了,怎么能够告诉我你的身份?”

 

对方却只是弯起唇角,转身坠入无尽的黑暗,银白披风扬起锋利的线条,无情地割裂开他身后森蓝的夜。

 

    【每篇都在OOC,贴近原著什么的,还真是犀利啊】

 

8、贴出“我知道我OOC了但是我OOC得很爽有本事你咬我啊”的一段。

 

工藤的瞳孔倏地放大,他的右手缓慢地伸出,犹豫着仿佛想要覆上怪盗的肩膀,却在即将触及对方身躯的刹那停住了,愣了半晌,他的目光逐渐沉静下来。

 

“离天亮还早着呢。”终于伸手环抱住他,身躯紧紧贴合的温度灼热得像是在燃烧,那如旧的清澈嗓音自工藤唇间逸出,却是比平常稍低的声线,温柔仿佛情人之间的喃喃私语,“好好睡吧。”

 

空气里似乎残留着一丝柠檬的味道,若隐若现,恍如那个漫天萤火的夏,有着天青色眼睛的少年回过头来,明亮的笑如同透过花架倾洒下的万千阳光。

 

“晚安,快斗。”

工藤俯下身去,轻轻亲吻他的眉睫。

 

有些话从不曾对你说。

因为爱太轻。

 

    【相较于原著来说,这样的场景大概是永远不会出现的吧,但我的确是写得非常开心,也很喜欢这一幕,所以就什么都不顾了。XD】

 

9、出于恶趣味而写的一段。

 

“这个啊,不过是某个不知所谓的家伙送的……”

 

尾音拉得不能再长,工藤不着痕迹地往某个隐蔽的角落瞟了一眼,见某人一脸紧张,身体不由自主地朝着这个方向靠近,偏还装作无所谓地四处张望,坐姿不雅到几乎要从椅子上掉下来,忽然玩心大起。

 

“定情信物而已。”

 

稍后他满意地听到“呯——”的一声,听上去这声音的主人遭遇了难言的悲惨辛酸事,再联系到他平日里的“种种劣行”,真是大快人心。

 

什么?你问兰的反应?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啊。

 

    【于崩坏中恶整快斗( ̄▽ ̄)~*】

 

10、文里对于本命CP以外的角色的描写最满意的一段。

 

“11:29:48,稍微有些不够准时,阁下。”

男子端坐在桌前,面色沉静,看不出丝毫波澜,手指有序地轻敲桌面。

 

阳光透过雕花的窗户,斜斜地照进这一方险被忽略的角落,他浅茶色的发泛着淡淡的光华,几缕金色撒落在他红棕色的眼瞳里,若隐若现。不甚明亮的咖啡馆,似乎都因着他而光亮起来。

 

他的面前,放着一杯咖啡。

白雾袅袅,腾起一阵迷蒙,镀金的白瓷杯,棕色的笔触勾勒着不甚清晰的背景,有些模糊的花纹,不知是怎样雕镂而出。细细端详,似乎是一只鹰的样子。

 

那是白马探,白马家族的少爷,未来的家主。

 

他几乎满足了白马家族全部的要求。

温文尔雅,恪守礼仪。

 

只是不知为何,他对于时间有着近乎病态的执着。他总是随身携带有一枚怀表,据说时间可以精确到近乎零误差。

因此,如果说白马探约你,那么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迟到。

 

当然,还有他那对于艺术天生的敏锐……

 

提到艺术,工藤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服部对于白马探的一段评价来。

 

“所谓艺术,就是一群人,围着一件原本普普通通的事物,然后拼命地美化,美化,再美化,直到把它美化得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就大功告成。

“同一样东西,在我们眼里是垃圾,在艺术家眼里,那就是珍宝,是神赐的。

“而白马探,就是这种人的典型。

“怕是在他眼里,就算是冲马桶,也是优雅高贵的。”

 

由于白马探曾对他做出过“冲动而鲁莽,空有一腔热血,完全不仔细”的评价,服部对于他始终没有什么好印象。

这也不能怪他。

 

    【文章里出现的其他角色屈指可数,姑且先截取这段凑个数好了,稍有点长,请务必不要介意 _(:з」∠)_】

 

11、把自己这个CP的第一篇与最近一篇同人分别节选一段。觉得这期间自己对CP双方的看法有什么改变吗?

 

恩,我遥远的第一篇文……黑历史不忍直视啊,整篇文都很矫情,当时刻意去追求美丽,但文章反而因此而显得粗糙不堪。不过嘛,我们要勇于面对挑战【喂】,那我就截取一段勉强看得下去的好了,都是第一人称的独白,应该比较容易比较吧。XD

至于对CP双方的看法,我觉得并没有多少改变,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当初我觉得他们是宿命的对手,也是彼此最好的搭档,而现在,我觉得那是种宿命的羁绊,比对手更深刻,比搭档更长远,在视线对上的刹那,他们注定为彼此沦陷。

 

“那时候我是个普通高中生,和大多数人一样,任性索求着自己想要的自由,不顾明天地虚度年华。

“我可以悠哉地翘起腿,对着因为我的恶作剧而找上门来的同学扬起无害的笑脸,然后在他们转身离开的下一秒笑得趴在桌子上;也可以摆出好好学生的认真表情,眼睛专注地看着老师魂却飞到天外。我对于魔术有着近乎狂热的执念,扑克在我手中可以如花般绽放,不过薄薄一张牌,却能迸发出万千光彩,耀眼得如同暗夜里的启明星。我和朋友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在江古田嬉闹,清风似乎都沾染了阳光的色泽。

“那是白天。

“每当黑夜降临,我便脱去黑色的校服,如同换了个灵魂般,换上白得发亮的礼服,戴上伪装的单片镜,驾起滑翔翼翱翔于森蓝的天幕,寻觅我要的真相,我要的潘多拉。我知道戏耍世人盗窃宝物是我的罪,但我不能停止。

 

(按照规律很光明的前世←黑暗的过去↑更加黑暗的现在↓走向巅峰黑暗的未来→)

 

“我认识他的时候还是个高中生。他是个冷静的人,自信而骄傲,责任感很强,而且极富正义感,对于犯罪行为绝不容忍,喜欢滑雪和棒球,闲暇的时候会拉小提琴,他的料理做得不错,但是稍微有些生活白痴,虽然他的音乐天赋其实很好,但是对于唱歌意外地超级不擅长。”

 

他压低了声线,嘴角带着一丝浅淡的笑意,眼中似有模糊的温柔翻涌,他的声音清润如同小提琴弦上往复的旋律,将另一人的喜好缓缓道来,我却敏锐地发觉了些不对劲的地方,随着他的叙述而逐渐突出。

 

强压下心底的疑惑,我没有打断他,任凭那舒缓低沉的嗓音盈满空旷的走廊,在寂静里肆意流淌。

 

“我们对于彼此很了解,配合相当默契,也算是当过一段时间的搭档,我完全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只是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控制不住了。”

 

“他对于推理小说的狂热简直无法想象,神情却依旧平和闲适,我偶尔会在图书馆里遇见他,捧着本书,指尖握住书页翻过去,专注阅读的侧脸安静而恬淡。”

 

“印象最深的大概是有次下雨,他站在街道上,拎着书包的左手架在脑后,右手将伞倾斜过来,他的眼睛很清澈,仿佛满天星河下群山环抱的湖水,映照着悠然旋转的星云,沉静里透着飞扬的自由。”

 

12、最喜欢的开头。

 

第一次面对面见到黑羽快斗,是在酒店的某个包厢外,他倚靠着墙,左手插在裤袋里,昏暗的日光垂落下来,顺着高挺的鼻梁勾勒出他眉间的起伏。

 

他沉默地站在那里,仿佛罗丹鬼斧神工的雕塑,报纸上连篇累牍的赞誉让我在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最初的震惊过后是莫名的紧张,仿佛误入神的禁区的人类。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他世界巡回演出的结束日期,我加快了步伐匆匆经过,被他叫住的时候惊讶得仿佛听说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13、最喜欢的结尾。

 

“啊,原来是这样吗。”倏地,黑羽像是想通了些什么,语气变得飞扬起来。独属于少年的嗓音,带点轻狂跳跃,带点青春无忧,仿佛竖琴弦上流泻的月色那般耀眼,而他的眼瞳清澈如同天亮,“工藤,转过来下。”

 

工藤莫名其妙地转过头来,黑羽嘴角带着罕见的温柔笑意,天青色的眼透明仿佛杯中醇酒,伸手用力地拥住他,带进自己的怀里,身体朝前一倾,很轻松地就捕获了对方的唇。

 

温热、柔软,唇上传来的触感一如他所想象的那般缠绵而缱绻,美好得不可思议。风任意徜徉着掠过两人身侧,彼此之间距离近得甚至能感觉到对面人浅浅的鼻息。心脏疯狂律动着,几乎要蹦出来,心情却是意外地平静。

 

追寻着对方的眼,近距离凝视着那双明亮耀眼如同星光的海蓝,黑羽只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愉快过,他确信对方也有着相同的感受。

 

直至将要缺氧的程度,黑羽稍稍退开些许,而后笑着凑近了对方耳边,唇角开合带起细微的气流,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话,然后满意地看到浅红慢慢攀爬上工藤一贯平静的脸。

 

风里漂浮着玫瑰花的味道与巧克力的醇香,钢琴悠扬的旋律在空气里流动,宝石一般的夜空就像画中描绘的天堂。树上缠绕着的彩灯映出斑斓的亮色,光影交错间,他嘴角温柔的笑容仿佛彼此永不终结的故事。

 

“圣诞快乐名侦探,以及我喜欢你。”

 

    【其实每篇文的结尾我都挺喜欢的,也是难以决定,暂且预定是这篇。不过我刚才发现,这些恰好是520个字呢XD】

 

14、完结的文中HE多还是BE多?为什么?

    那肯定是HE多啦。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吧,一方面是我不太会写BE,估计是没有虐的天分吧,怎样都悲伤不起来,另一方面,我其实是个HE主义者,那些生活中温馨的细节,俗套的幸福结局,都能令我感动至深。


15、没题目啦,那么就对你爱的CP说一句话吧。

    快斗,新一,同人是个醒不过来的梦,愿你们在这个梦里过得幸福。


评论
热度 ( 12 )